满马

yys退坑,入坑fgo
既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,是一名摸鱼大手【你
吃的cp很多很杂
cp洁癖

稍微修改了一下

两张水粉


是临摹的

前三张是小号,之后的是大号。给我两个黑呆都没有梅林,心态崩了。


小号之前还出了黑枪呆,我tm……


被气的头有点晕……

给姐姐做的卡片,祝她考研成功。

【衍纸笔和各种工具还没到真是很心塞了】

fgo1000万下载那个四星选一,我无法抉择就把想要的给写下来了,抽了一个,决定是你了小乙哥!

做工十分粗糙的衍纸书签∠( ᐛ 」∠)_

看这个我笑死在宿舍床上,女主很可爱男主简直皮到不行wwwww白家可能都是小可爱

小号,我哭爆。【我永远喜欢恩奇都.jpg

【FGO】萌新日记

#追忆一下我刚刚入坑的时候【不是

#无cp倾向

#我用的是咕哒子

#刚开始真的很蠢

#写得乱七八糟的抱歉【捂脸




“所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啊!?”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骷髅兵之后,我抱头痛哭【不是。

“前辈请你振作一点!”浅紫发遮住一只眼睛的学妹手持大盾朝一个骷髅兵砸去。

在她身边的紫发圣女捏紧拳头,一改平时温和的语气不耐烦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小朋友吗?赶快振作起来指挥啊!”

一旁不知道从谁那里来的支援从者仿佛超脱与世外一般叹口气,无视那些打在身上的加倍攻击,“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没好好看新手教程啊?对面的职介是克制我的啊。虽然攻击很低但如果换成等级低一点的从者就糟糕了好吗?”

我抽抽鼻子,闷声闷气道:“是啊,字太多了不想看就跳过了。”

“你倒是给我认真看啊!”刚刚一直比较沉默的奥尔加玛丽忍无可忍的大声说道,“这不是添了很多的麻烦吗?!”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啦!一会儿结束我就好好去看啦!”蹲在地上抱着头,我自暴自弃道,“因为字真的很多啊!密密麻麻的又很小就根本不想看啊!”

“放心好了所长,”学妹拿着盾认真道,“一会儿战斗结束我就压着前辈好好看教程。”

我一脸惊恐,“拿着盾说这话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然后我终于站了起来——其实只是蹲麻了,抱怨道:“话说你们这个游戏是怎么回事啊,为什么战斗完不加经验的啊。那个十个小菱形是什么情况啊?你们最高级是十级吗?但是这个涨的有点慢啊。”

“……玛修压着她去看教程!”所长指着我大喊。

“什么?现在还在战斗吧?……等等!玛修你先去战斗啦!”我一脸惊恐的摆摆手,“这边根本不着急吧!而且有一名高级从者很快就能结束吧!”

“哦,看来那边结束了。”所长稍稍冷静了一点说到,“喂你,去拔骨头。”所长指着那只被打败的骷髅兵对我说到。

于是我又摆出了惊恐脸,“你们这个游戏怎么回事?!那么凶残的吗?死了都不能让他安息吗?”

所长深吸一口气,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对我说:“我劝你快去,拔下那根红色的骨头,以后大有用处。”

于是我哆哆嗦嗦的上前,又哆哆嗦嗦的拔下那根红色的骨头。

那名支援从者叹了口气,安慰道:“那真的很有用,我家master最近缺凶骨缺的都哭了。”

但我完全没有被安慰到,还是一副随时要昏倒的样子。于是他也没好意思说你日后还要徒手挖心脏、拔逆鳞、取兽脂、挖眼球,可能稍微正常一点的就是撕书页了——但可惜书页也不好撕,可能手都撕痛了还没撕到要的。

于是我拿着那根骨头,哆哆嗦嗦问:“那、那现在这个该放在哪儿啊??”

“你就拿着呗。”所长凉凉道。

“拿着?!该怎么拿?!”然后我反应过来自己好像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。思考了一会儿,才像是握棒球棍一样拿着那根红红的骨头。

所长沉默的看着我,“你这是要和谁去打架吗?”

“关键时刻还能揍人,不是很棒吗!”

“你不要发着抖说这句话还挺好的。”支援从者叹口气,“太破坏气氛了。”


然后我们遇见了紫发御姐,虽然差点出事但还好中途冒出的头戴毛茸茸兜帽的男性从者相助。

“啊,是这个家伙吗。”支援从者双手叉腰,叹口气对我说,“虽然这家伙很不着调但其实挺可靠的哦。”

“什么叫虽然很不着调但很可靠啊?”我这样问,发现那名从者正在和玛修讲话,然后……

“woc我知道了!”我突然跑过去,啪的一下将那名从者的手从玛修身上打掉,“你在摸哪里啊混蛋!”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我只能说干得好。”圣女微笑着,将手放下,“要不是master你已经冲上去了,我就要施行铁拳,施行制裁。”

……你刚刚绝对想说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
“接下来就要去找那个亚瑟王了是吧!”说实话我有一丢丢激动,“就是那个拔出石中剑的亚瑟王是吧!”

“呃……嗯对,没错。”在我显得有点激动的眼神中,caster库丘林眼神漂移了一下,“说实话也没有别的亚瑟王了吧。”

支援从者在一旁欲言又止,没敢告诉我亚瑟王其实是一个比我还要矮一点的女孩子。

虽然我迟早会幻灭也就是了。

这也让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看着她的眼神都不太对——原来是个百合啊……


“听说对面是个弓兵????”我拉着支援从者的斗篷迟疑的说。

“对,他是弓兵。”

“看着他手上的双刃你再说一遍。”

“他是弓兵。”

就在这时,我对所谓的“自古弓兵不用弓”有了初次的印象,以至于看见几名罕见的用弓的从者时产生了奇怪的感觉。


在艰难的打败对面那名“明明应该是saber却是archer”的从者后,我终于见到了亚瑟王。

……我幻灭了,对不起。

“不应该起码是一名金发碧眼的帅哥吗?!”我在玛修身旁哭成狗【不。

“前辈请你认真一点!”玛修在一旁严肃的冲我说到,“虽然我现在已经可以使用宝具了但还是不能松懈啊!”

我吸了吸鼻子,“那名先生不是archer吗?我记得是克制对方的。剧情走完了就没我们事了吧。”

支援从者不知道多少次叹气,目光怜悯的看向玛修她们,“跟着这样的master真是辛苦你们了。”然后又看向所长。

心累的所长看了他一眼,“我怎么知道剩下的这个会是这样啊。”语气满是沧桑。

虽然我觉得我还挺正常。


然后,雷夫出现了。

虽然他的话我听不懂,但是他真的很过分——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。所长的死更是让我愤怒——虽然她很嫌弃我。但是……

“他真的好颜艺哦。”我愤愤的在那小声bb,玛丽所长消失后他说的我都没注意——看来要麻烦玛修和医生了。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,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,包括医生,一时间他们都的表情复杂的看着我。

雷夫停顿了一下继续到:“你们失去了我们王的宠爱!”

我眨眨眼,凑近玛修小声问:“他的王是谁啊?”

“……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前辈!”玛修冲着医生道,“医生!现在进行灵子转移!”

“什么?灵子转移?”我觉得在这个时刻一脸懵逼的我显得那么的突兀,但是我觉得这不能怪我。

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!”支援从者叹气将我推向玛修,玛修顺势拉住了我。

我看向他,他正在渐渐化为灵子。他看着我,无奈道:“我是罗宾汉,虽然你迦勒底还没有我但如果有了要善待我哦。”虽然我觉得这个我会很辛苦。

然后,我眼前一黑。


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觉得眼前一阵眩晕,忍不住扶着头直到眩晕感过去。然后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。

“蒙娜丽莎?!”我一脸懵逼,“为什么蒙娜丽莎会是从者?!”

那名从者自得的哼哼的笑着,“吓到了吧!但我不是蒙娜丽莎哦,我是大名鼎鼎的达·芬奇!”

……“难道和那个亚瑟王是一种情况吗?!”我抱头痛哭【不,感觉自己的美术生生涯受到了重击。

“不不不,你不觉得比起男性女性的身体更美好吗?”

我看着满脸都写着高兴的达芬奇陷入沉默。

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“外表是个美女其实内心是一名抠脚大汉”吗??!

我受到了惊吓。


在达芬奇的提示下,我到了管制室,罗曼医生告诉我:“你要拯救世界!”

……等等?

“我觉得这是魔法少女的事情。”我一脸严肃的这样说。

“现在魔法少女似乎不是什么好词,你确定要当魔法少女吗?”罗曼医生一本正经的歪楼。

玛修忍不住开口:“前辈和医生,请好好讨论不要偏离话题。”


这样的迦勒底,真的没问题吗?我忍不住在心中这样质疑。

第一次意识到,什么是超高难本……让我怎么打嘛ಥ_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