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马

yys退坑,入坑fgo
既不是文手也不是画手,是一名摸鱼大手【你
吃的cp很多很杂
cp洁癖

致歉声明【占tag抱歉】

【占tag抱歉】

虽然对不起但是我yys退坑了,嗯。不会再回去了。
没爱了。
感谢yys陪我度过了大半的高中时光。我还是喜欢那些cp喜欢一目连,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提不起劲来了,甚至看到图标都会觉得很无趣。
那些cp我依旧会继续喜欢的不用担心,但以后就是考爱发电了。

我恨船长的帽子= =

我秃了……

【阴阳师】雪女太太和大天狗大大两个人是怎么回事?

#狗雪
#知乎体
#之前100fo给出来的,想起来要写了
#ooc是我的,人设是网易的


【提问:雪女太太和大天狗大大两个人是怎么回事?】
补充问题:听说两个人闹崩了?我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9428赞·281评论




【暴风雪】
首先谢邀。
然后我想问一下题主,是谁和你说两个人闹崩了??????Σ(・□・;)他们好的很啊!

------------6月8号补充----------

根据题主的问题我又去微博上翻了一下看了眼到底是怎么回事。然后我发现了事情的起因:雪女太太要和大天狗大大见面了。

先给不认识的人介绍一下两名太太:
首先是雪女太太:笔名【凉冬】,某文学网上有名的写手,bg/bl/gl/无cp都有涉及,主要走的是无cp方面。较为出名的作品是《没有神降临的世界(无cp)》、《跨时空谈话(bg)》、《全世界都是你(bl)》和《那之后,发生了什么(gl)》。
然后是大天狗大大:圈名【羽刃风暴】,很喜欢雪女太太的文(特指无cp),经常给雪女太太配图。日常产粮之后就会互相艾特。和雪女太太关系算是不错。

之后就是大概一个月之前吧,大天狗那边提出想和雪女太太见个面,雪女太太也同意了。两个人决定暑期的时候去成都见面。
【微博截图.jpg】【微博截图.jpg】

然后我们粉丝就安心等着,本cp粉甚至暗搓搓的希望两个人在一起【咳
之后就是两个人闹崩传言的起始。
首先是晚上八点左右,雪女太太发了微博表示“对不起。”然后取关了大天狗大大。
【微博截图.jpg】
然后大天狗大大随后转发微博表示“呵呵。”同时取关。
【微博截图.jpg】

当时本cp粉心都碎了:)当时我们粉丝群都闹翻了,群里疯狂的刷“为什么突然闹崩了?”雪女太太难得的回了我们:
“并没有闹崩,只是……谈崩了而已。”
然后太太就没有再说话了,但是我们被打了一剂定心剂。然而同时网上两个人闹崩的传言也开始蔓延开来了。
我们加了群的人也很无奈啊。奈何两个人根本没有解释的想法啊!
我们能怎么办?!虽然解释了两个人没有闹崩但传言传的太开了啊!
所以其实能来回答这个问题我还是一名挺开心的。因为虽然两个人都已经和好了但还是有人这么想……

----------6月12号更新----------

那些问到底谈崩了什么的……我问过雪女太太了,太太说可以说那我也就说了。
咳,其实两个人是初中高中大学同学……
是的!!!!初中同桌高中同班大学同校的校友!!!
【和雪女qq聊天截图.jpg】
然后谈崩的原因是因为大天狗告白了,太太因为太震惊了没答应。然后其实大天狗大大早就知道雪女太太是谁了,但是他闷骚不说啊!到这里我才觉得这个男人的套路太深了。【绿绿只想摇头.jpg】

大天狗大大知道他的粉丝应该都知道,这个男人他是个傲娇啊:)宇宙级别的啊:)

然后就是微博那边了:)
雪女太太表示我要冷静冷静然后取关了大天狗大大,但是大天狗那边不知道啊!又看太太发的“对不起”肯定是恼羞成怒啊……
之后可能是本着“你取关我那我也取关你”点了取关(-_-)
当时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都懵了,然而雪女太太说:“这个男人就是有那么幼稚。”
【兰兰无话可说.jpg】

但是你们现在去看的话两个人又互关了。
【兰兰无话可说.jpg】

----------6月17号更新---------

哈,哈,哈!
cp粉的春天来了!雪女太太那边答应大天狗的告白了【嘴角瞎jb上扬.jpg】
所以两个人闹崩的传言很快就会消失的∠( ᐛ 」∠)_


发布于18:48
著作归作者所有

5172赞·102评论







发觉好像玩fgo以来还没画过咕哒子∠( ᐛ 」∠)_

只能用ipad备忘录的速涂功能来解解馋了……我为什么没带笔和纸回来!!!!摸鱼的欲望都没办法解除!
——————
这个是自家儿子【雪河炮太】,全名唐无双【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】
是一名沉默寡言的傲娇,认为说话不如行动
喜欢所有川系菜,嗜甜【一般不会让别人知道,自我感觉很羞耻】
是唐门内销产物
见过血杀过人,但是更加喜欢做机关,是一名技术宅【不
很喜欢小孩子
不喜欢自己的名字,认为“无双”这个名太娘了,在外自称“唐陌玉”【但是陆铃玖(18,明教)会故意叫他“双儿”】
—————
一般日常:
双儿:陆铃玖我跟你说你再叫我“双儿”我就不给你做机关了:)
陆铃玖【撑脸笑眯眯】:要吃水煮鱼吗?
双儿【开始挣扎】:!!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要、要的……喂你不要笑啊!!!!!


然后 @陌路人 ,陆铃玖原设就是这个人

100粉贺文【杂向】

朋友写的100fo贺文wwwwwww给她一个么么哒

陌路人:

#友人 @满马 100粉贺文


#混合同人


#涉及游戏:fgo/阴阳师(ooc避雷)/剑网三


#人设原创【ooc是啥?早就被吃了】




以上,注意避雷,不喜右上返回,OK?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涉及游戏:fgo 自家从者设定 与本家无关


   时间设定:从者稻垣明里来到迦勒底百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Master问山川秋里有没有什么话想对稻垣明里说


   人物对话:Lily对Lily Rider对Caster berserker对berserker】




Master:有什么想对稻垣明里说的吗?




山川Lily:唉?!已经是百日了吗!难怪长辈们常说“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”呢。那这样的话,今天找她拿退退*就不会被打了吧~【跑去找明里Lily了】




山川Rider:已经有百日了吗……【沉思】时间真快啊……没记错的话,这次的特异点她和贞德小姐一起去救济了,战场险峻,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算是,圣女的祈祷吗……【耸肩】Master,下回出战我想和她一个队,毕竟在那个世界里【望天】……真是奢侈啊。




山川berserker:百……re……dun……ka……ke……*






注解:



  1. 退退*:这里指的是短刀五虎退,山川十分喜欢明里携带的这把刀,每次想要去抢,最后均以被明里berserker追杀告终。


  2. 山川berserker*:这段词灵感来源于杰森的一段语音,此文翻译为【百……日……断……咔……】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涉及游戏:阴阳师


   灵感来源: 萤草和白狼的怼怼日常(友人原文走这里


   时间设定:放学后的值日


   人物设定:萤草(友人) 白狼(我) 兵俑(客串)】




白狼【指着水桶】:“萤草,今天是谁做值日啊?这桶水还没有换掉。”


萤草【看值日表】:“不知道耶,话说不是你吗?”


白狼【惊恐】:“不是我吧,我昨天刚做完值日。”


萤草【指着值日表】:“喏,你自己看。”


白狼【那我昨天干了啥.jpg】:“好吧……”


萤草【甩手帕】:“更何况能者多劳哦~”


白狼【内心】:神你家的能者多劳……




【白狼在倒水】


【白狼在接水】


【白狼回班了】




【白狼发现萤草在和兵俑聊天】




白狼:“我回来了,啊,腰疼……哎,兵俑你还没走吗?”


兵俑:“嗯……走到一半发现,我还没做值日,刚刚萤草跟我说你去倒水了……所以……”


白狼【放下水桶】:“哦,你还没做值日啊,那你今天应该是做什么?”


兵俑【瞟了眼水桶】:“换水。”


白狼:“哦,换水啊……我刚……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
兵俑【感觉脊梁骨发寒】:“换……换水……”




【白狼和善的目光】


【萤草一旁吃瓜】


【兵俑默默地开坚甲*】




白狼【一脸微笑 拔出弓 对着飞奔的兵俑】:“无我!——”


白狼【将弓抵在兵俑的背上】:“下周你帮我做值日吧,不接受反对意见。”


兵俑【趴在地上,脑袋上插着一支箭】:“好……”




白狼【揍完兵俑后,看向乖巧的坐在桌子上的萤草】


萤草【乖巧.jpg】


白狼【一手领书包,一手拉走萤草】:“回家了,路上想吃啥就说,我请。啊啊啊啊真生气。”


萤草【双目放光】:“真的吗?”


白狼【点头】


萤草:“我要章鱼小丸子!还有布丁,雪糕!”








注解:



  1. 坚甲*:为什么兵俑不开坚不可摧呢,如果开了的话,接下来可就不只是一发无我这么简单了。


  2. 萤草【吃着章鱼小丸子】:嗯?你问我是不是知道今天其实是兵俑换水?是啊,我知道啊。至于为什么没说啊……因为我想吃好吃的啊~


  3. 远处的白狼打了个喷嚏:谁在说我?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涉及游戏:剑网三 原创人设


   时间设定: 今天是唐无双十三岁生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陆玲玖因为任务在身无法陪伴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邮寄了一封信和一个包裹


   人物设定:唐无双(炮太 13岁) 陆玲玖(喵姐 18岁)】




双儿亲启:


       多日未见亦安好?今日是你十三岁生日,只可惜姐姐今日任务在身,无法去唐门找你,带你去扬州走走,不好意思啦~


      上次和令堂聊天中得知你那身蚩灵装快要穿不下了,我说儒风装怎么样,但令堂认为你适合雪河装,所以借着这次你生日,姐姐就麻烦你师姐做了套雪河装。可不可以原谅这次姐姐啦~


      嘛,也算是一点点的私心吧,我在衣领上缝纫些西域花纹,我是觉得很好看啦,别嫌弃哦。等姐姐回来后带你去吃好吃的~


      啊对了,你上次送我的机关小猪被我师兄师妹抢走了……可不可以再做一个给我啊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教  陆玲玖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END】

日常歪卡池……以及这个建模真的没问题吗???????

【阴阳师】那名侠士和那名剑客

#100fo点文,我憋出来了
#茨草【初出茅庐女侠草X看上去是坏蛋其实是名门正派茨】
#江湖paro
#ooc是我的,人设是网易的




“最近这江湖上,近年新起的侠士中这最为出名的,便是那单名一个萤的侠士。听闻这侠士风流倜傥,身手不凡,唯一的缺点便是个子矮了点。但听闻他也不及弱冠之年,这番年纪能闯下如此成绩也堪称厉害。虽然时常带着斗笠行走江湖不见其貌,但据他长得十分好看,就连女子站在他的面前都将黯然失色,甚至超过了国师晴明大人。”台下听闻此言一片惊呼,似是不敢相信。台上的说书先生听了更是得意,摇着扇子喝了口茶水,随后继续侃侃而谈。

至于为什么没有人提出异议——台子说书的老先生今年刚过耳顺,是这京城中最有名气的一位了,他的消息总是很准确,似乎是有什么特殊的情报来源。

而就在这间茶馆的楼上,这名说书先生口中的主人公正愁眉苦脸的看着他面前桌子。

原因无他,这名据说好看到国师都黯然失色的侠士快没钱了,证据就是桌子上呈一字排开铜板。

怕是连这碗茶的钱都不够付……

他苦恼的揉揉一头扎的规规矩矩的长发,叹了口气将放在一旁的斗笠带上,拿起放在身旁的剑,收起铜板,伸手在衣襟里面掏了掏,掏出一个玉挂件。

他拿着玉挂件摸了又摸,动作缓慢的将它放在桌子上。随即呆呆的站定几秒,旋身朝窗边走去。一只脚刚刚踏上窗槛,又急急忙忙的放了下来,大步走回桌边将玉挂件收回。他又思考了一会儿,伸手将手上的一串手链取下,放到桌子上。

“……这名萤侠士也是一名很有趣的人,据说他连一碗茶水的钱也付不起,但是他全身上下都是各种各样的宝石挂件。他也从来不接受被帮助的人给予的财物,因此私底下很多人都在说他傻……”

说书人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,这名年轻的侠士轻哼一声,从窗户跳了出去,在空中一个翻滚,稳稳的落在不远处的屋顶上。

“都是一群瞎子,我才不是男的呢……”

同坐在茶馆中一间包间的白发男人喝茶的动作一顿,抬眼朝窗外看了一眼。一抹人影正好落在他对面的房屋上。

瞧见了对方,男人嗤笑一声,将茶杯放在桌子上,拿起放在桌上的剑站起身,目光紧紧锁定对面的人影。对方似乎也发现了他,抬手就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。

“你以为你说暂停就暂停吗?!”男人眼眸暗了一瞬,似乎是瞬间,他就出现在了对面的屋顶上。一阵刺耳的、属于金属碰撞的声音从他们之间传出来——居然是在这瞬间就交手了一回合。

“茨木童子!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这名萤侠士这般说道,声音压的很低,带着明显的怒气和无奈。

茨木——白发男人——只是拿鼻子哼了一声,但他也稍稍后退几步,将剑收回。

“你什么时候可以跟我正式打一架啊?”茨木双手抱剑,这般问着他对面的人。

萤收剑的动作顿了一下,兜里之下她的面容模糊不清。

“唔……这个我也不能准确告诉你啊……这样吧,等我这边的案子了结了就那么跟你打一场。”

“案子?”茨木不屑的撇嘴,“国师又给你安排任务了?”

“是啊。”提到熟悉的人让他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,语气都轻快了不少。但很快她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,朝茨木的手看去,迟疑了片刻问:“你的右手……找到傀儡师给你做义肢了?”

茨木难得的愣了一下,随即不太自在的放下手,用右手挠了下身后的长发。

“……毕竟还是有右手方便一点……而且不愧是出名的机关方面的大师,做的义肢跟真的手臂一样。”茨木说着撩起右手的衣袖,木质的义肢活动自如。

萤嗯了一声,静默片刻,说:“我先走了。”

这一次这名异常执着的男人没有阻拦她,而是跳下屋顶,无视一群正在看着他的人,大摇大摆的朝着刚刚喝茶的地方而去。

萤看了他一眼,转身朝完全相反的方向奔去。

说起茨木童子也是很有名的人物,幼时师从有名的名门正派【大江山】,是首徒,天赋异禀。性格狂傲,但好在有狂的资本。

刚刚出门派历练就一战出名,以16岁的年龄闻名全江湖。可惜于18岁时同有名的剑客鬼切的一战中被砍掉了右手。经此一战茨木深受打击,险些走火入魔,虽然之后武功大进但终究是白了头发。

一年前萤见到他的时候他才白了头发,还在纠结于右手的事情,于是向他推荐了傀儡师。因为在路上同他交战了麂下去,从此被惦记住了,一路追了下来,难得还见了傀儡师安装上义肢。萤也终于明白了大江山门派掌门酒吞童子当年的痛苦。

——这个“粘人精”!!!

萤觉得自己跟酒吞童子肯定很有话题。

收回乱七八糟的想法,萤叹了口气。她手上正在追查一桩案件,是国师派给她的,有关于尚书冯大人一家被灭门的惨案。她已经追究到了凶手是谁,但是对方过于强大,此行凶多吉少。

怕是不能履行约定了。萤吐出一口血,眼前一片模糊,只能看见对方的身影渐渐靠近。

似有一阵风刮过,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,以及一声怒喝。

萤感到一阵轻松,支撑着的双腿一软,软倒在地上,什么也不清楚了。

她再次醒来,是在熟悉的房间,愣了片刻,艰难的支撑起身体,脚步缓慢的移到门口。

国师府中的樱花开了,撒了满地,白发男人背对着她抬头赏花,手边还有一壶茶。似是听到了声响回头,神情冷淡道:

“什么时候可以打一场?”

萤笑了,“等我把伤养好吧。”

“而且我真实的名字,叫萤草。是女的,长得不比国师好看,性格也不是很好,是国师的养女,我很有钱。”茨木疑惑的看着她,似是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说一些有的没的的。萤草抿唇,羞涩道:

“茨木童子,你愿意和我结成情缘吗?”

碎碎念

居然要出鬼切了,想要想要……糟糕了我可能要站第一对阴阳师的blcp了……鬼茨走起走起……